摘书网

繁体版 简体版
摘书网 > 闪婚,老公太霸道 > 第468章 不知道她又发什么疯

第468章 不知道她又发什么疯

李晓梅听出对方不耐烦的口气,但还是礼貌地回应道:“哦,好的,那我知道了。确实应该问我妹妹比较合适些。实在抱歉啊,打扰到你午休了。”

挂断电话后,李晓梅不禁陷入了沉思。

原本轻松愉悦的心情瞬间消失殆尽,取而代之的是满腹疑惑。

想起刚刚那个女人说的那些话,她完全没了继续打牌消遣的兴致。

就在此时,一旁的张胜男伸出手臂紧紧抱住李晓梅的小腿,奶声奶气地央求道:“妈妈,抱抱~”

看着可爱懂事的女儿,李晓梅暂时放下心中的烦恼,弯下腰将张胜男轻轻抱入怀中,然后一同回到寝室。

回到房间后,张胜男眨着迷蒙的眼睛,困意渐渐袭来。

李晓梅小心翼翼地将孩子放在床上,不一会儿功夫,小家伙就进入了甜美的梦乡,呼吸也变得平稳而舒缓。

李晓梅静静地躺在女儿身旁,脑海里不断回响着之前接到的那两个电话,思绪如潮水般汹涌起伏,久久难以平静……

李晓梅心里纠结万分,她好想给张云青打个电话询问清楚,但却始终鼓不起勇气。

毕竟这件事情非同小可,如果直接找张云青,说不定会引起不必要的麻烦。左思右想之后,李晓梅决定还是放弃这个念头。

那么,给谁打电话比较合适呢?李晓梅心里暗自琢磨着。

突然间,她想到了唐文轩。

对呀,可以给他打电话!

不过,转念一想,似乎也有些不妥。这样一来,岂不是把问题搞得更复杂了吗?

经过一番激烈的思想斗争,李晓梅最终还是翻坐起身来,拿起手机,拨通了张俊的号码。

电话的歌唱完一遍又唱第二遍,响了许久,终于被接起:“喂,什么事啊?”

电话里传来张俊略带困倦的声音。

李晓梅深吸一口气,鼓起勇气说道:“张俊,刚刚有人跟我说,咱们的公司和别墅都登记在你妹妹名下。”

话刚出口,她便感到心跳加速,紧张不已。

张俊显然有些吃惊,连忙追问:“哎呀,你听谁说的?”

李晓梅回答道:“不是我自己听说的,是有个人专门打电话来告诉我的。”

张俊继续追问:“谁给你打的电话啊?”

李晓梅无奈地摇摇头:“我不知道,我问她,她不肯说。只说是受一个朋友所托,特意打来电话来通知我的,说我们的公司和别墅在你妹妹的名下。其他的,她一句也没多说,然后就挂断了电话。”

说完,李晓梅的心情愈发沉重起来,满心期待着张俊的回答。

张俊沉默片刻,接着问道:“那你现在给我打电话是什么意思啊?”

李晓梅迟疑了一下,轻声说道:“你能不能给你妹妹打个电话问问看呢?”言语之中充满了期待与不安。

张俊疑惑地问道:“问什么?”

李晓梅没好气儿地回答道:“当然是问公司和别墅的事情咯,还能问什么呀?”

“要问你自己问去,你有她的电话,你自己给她打过去。我要上班了。”话音未落,张俊就匆匆挂断了电话。

李晓梅呆呆地握着手机,听着里面传来的嘟嘟盲音,心中的怒火瞬间被点燃。

她气得将手机狠狠地砸向床铺,然后一个人坐在床边,开始不停地咒骂起来。

“真是个愚蠢至极的男人!可恶的臭男人!简直就是个大白痴!我当初怎么会瞎了眼嫁给这样一个没用的窝囊废啊!连打个电话都不敢,还要我来打?我怎么打得出去啊?那是你的妹妹,又不是我的妹妹,你不好意思开口,难道我就好意思吗?你都开不了这个口,我又怎么可能说得出口呢?”

李晓梅越想越生气,嘴上喋喋不休地骂着,心中的怒气愈发难以平息。

她气急败坏地抓起床头柜上摆放着两人合影的相框,使出全身力气狠狠地摔在地上。

随着“砰”的一声巨响,玻璃破裂的声音响彻整个房间,也惊醒了正在熟睡中的女儿张胜男。

年幼的孩子被这突如其来的变故吓得嚎啕大哭起来。

李晓梅用力地推了推张胜男,不耐烦地说道:“哭哭哭,你就知道哭!”

随着一阵摔东西的碎裂声和孩子尖锐的哭声,正在另一间房间午休的吕永琼被猛地惊醒过来。

紧接着,李晓梅那喋喋不休的责骂声也传入了她的耳中。

吕永琼感到十分困惑,不明白发生了什么事情,心中满是担忧,生怕出了什么意外,于是急忙起身前去查看情况。

她快步走到门口,轻轻敲响了房门,焦急地问道:“李晓梅,李晓梅,怎么回事啊?是不是有什么东西掉地上摔坏了呀?”

然而,屋内并没有人回应她。

正当吕永琼准备再次开口询问时,突然听到了张胜男带着抽泣的声音:“奶奶……”

“男男,快给奶奶开门。”吕永琼连忙在门外呼喊着。

过了大约两分钟,只听“啪”的一声,门开了。

由于事发突然,吕永琼甚至来不及做出任何反应,只见李晓梅二话不说,将张胜男用力地推向吕永琼。

毫无防备的张胜男一个踉跄,直接撞在了吕永琼的腿上。

由于力量的反作用,张胜男身体向后倾倒,一屁股重重地摔倒在地。

原本就因为受惊而醒来的张胜男,此时尚未完全清醒,又遭到了李晓梅这般突如其来的怒气冲击,早已惊恐万分。再加上这狠狠的一摔,更是让她倍感委屈和痛苦。

张胜男被吓得瘫倒在地,哭声仿佛要冲破云霄,然而却被哽噎在喉咙里,好几秒钟过去,她才勉强喘上气来。

李晓梅将孩子推出去之后,毫不犹豫地关上了门,完全不顾张胜男在外边哭得如此凄惨。

吕永琼无可奈何,只能心疼地抱起张胜男,轻声安慰道:“男男乖,男男不哭。”

她一边哄着孩子,一边打算返回自己的寝室。

就在这时,房间里突然传来李晓梅怒不可遏的吼声:“离婚!明天就去离婚!这日子简直没办法过下去了!”

紧接着,只听见里面又是一阵噼里啪啦摔东西的声响。

吕永琼不敢有丝毫耽搁,甚至连一句话都不敢回应,急忙抱紧张胜男回了自己的寝室。

回到寝室后,吕永琼费尽千辛万苦总算让张胜男停止了哭泣。

看着张胜男逐渐展开的笑颜,吕永琼也松了一口气。

正当祖孙二人玩得开心之时,那个传说中的后妈出现了。

只听“砰”的一声巨响,房门被猛地推开,震得张胜男浑身一颤,险些再次摔倒在地。

幸好坐在沙发上的吕永琼反应迅速,一把拉住了张胜男。

把张胜男护在了自己的双腿之间,这才避免了摔倒在地的惨状。

紧接着,李晓梅风风火火地闯了进来,她毫不犹豫地一把将张胜男拽到身边,并紧紧地抱入怀中,然后毅然决然地转身向门外走去。

面对眼前这突如其来的变故,吕永琼完全惊呆了,她呆呆地坐在沙发上茫然失措。

\"明天我就跟你儿子离婚,让他打一辈子光棍儿!\"说完这句狠话,李晓梅带着张胜男骑上电瓶车,头也不回地疾驰而去。

张俊下班回家后,发现家里空无一人,既看不到李晓梅的身影,也找不到张胜男。

于是,他焦急地跑到后院寻找母亲吕永琼询问情况。

当吕永琼听到张俊的呼喊声时,手中正拿着鸡饲料的她不由得停下了动作。

稍微迟疑片刻之后,她缓缓回答道:“李晓梅带着张胜男,收拾了一些衣物,看样子可能是回娘家了。”

“哦......”张俊轻声应了一句,然后默默转过身去准备离去。

这时,吕永琼连忙喊住了他:“俊儿啊,你们俩最近是不是闹别扭了?”

张俊一脸疑惑地反问:“没有啊!出什么事了吗?”

吕永琼皱起眉头说:“可李晓梅今天临走前嘴里一直骂骂咧咧的,还放话说明天要和你离婚呢,让你打一辈子的光棍儿!还将屋里的东西狠狠地摔到了地上,几乎摔满了整个屋子。你难道没看到吗?”

吕永琼面露怒色地质问着张俊。

“没有啊。”张俊一脸茫然地回答道。

“那还不赶紧去你们的房间看看!她把你们的结婚照都给摔坏了,满地都是玻璃碎片呢!”

张俊急忙走进卧室,眼前的景象令他震惊不已——满地都是杂物与破碎的物品,一片狼藉不堪。

他不禁皱起眉头,但却又无可奈何,只能默默地、认命般地拿起扫帚,开始清理这片混乱。

就在这时,吕永琼也跟着走进了卧室,一同帮忙收拾残局。

“妈,您别管了,免得把手划伤了,我自己会收拾好的。”

张俊一边戴着手套,小心翼翼地捡起较大块的碎玻璃,用封口胶带给粘起来;一边用扫帚将那些细小的碎玻璃渣扫成一堆,同样用封口胶带将它们黏合在一起。最后,他把这些碎玻璃分别装进一个回收桶里。

“俊儿,你怎么不去你丈母娘家看看,把她们母女俩接回来呢?”吕永琼站在一旁,注视着忙碌的儿子,脸上充满了关切与忧虑。

“不去。”张俊头也不抬地回答道。

“你就不怕她真的和你离婚吗?”母亲焦急地追问。

“离什么婚呀,她吓你的。”张俊的声音冷冰冰的,仿佛不带一丝情感。他的眼神冷漠而疏离,让人不禁心生寒意。

“李晓梅今天是怎么啦?发那么大的脾气?又是摔东西,又是把张胜男推倒在地上?嘴里还骂骂咧咧的?”吕永琼皱起眉头,满心疑惑地问道。

面对母亲的质问,张俊只是淡淡地回答道:“她就是那样,不知道她又发什么疯。不管她,她爱怎么样就怎么样吧。”

说完,他便转身出了房间,留下吕永琼一个人在原地发呆。

吕永琼无奈地叹了口气,心想:既然儿子都这么说了,那自己还能怎么办呢?或许真如儿子所说,李晓梅只是一时情绪失控罢了。

过了一会儿,张俊又回来了,对吕永琼说道:“妈,今晚吃什么呀?快去煮饭了。”

吕永琼回过神来,连忙应道:“你想吃什么?我去做。”

“今晚就我们两个人,随便什么都可以。”张俊一脸无所谓的样子。

“冰箱里还有半只鸭子,我去做个酱烧鸭吧。”吕永琼边说边走向厨房。

与此同时,在 d 市钱家的客厅里,张云青正趁着唐雨沫午休的时间,给钱老夫人诊脉。

只见她神情专注,手指轻轻搭在钱老夫人的手腕上,仔细感受着脉搏的跳动。

“青青,怎么样?我的身体有没有问题吧?”钱老夫人有些紧张地问道。

张云青微微一笑,轻声安慰道:“没有问题,外婆,您的身体状况非常好。各项指标都很正常,继续保持这样的生活习惯就行。”

听到这话,钱老夫人脸上露出了欣慰的笑容。

之前病了那么久,现在能恢复得这么好,实在是得益于钱老夫人自身良好的身体素质。

钱老夫人紧握着张云青的手,一同看着电视,有一搭没一搭地闲聊着。

“我早就跟你说了,我这身子骨硬朗着呢,根本没啥事!多亏了有你陪在我身边啊,让我感觉自己后半辈子都像是白赚的一样。”钱老夫人喜笑颜开,语气既温柔又充满爱意。

“青青啊……”钱老夫人轻声呼唤道。

“哎,外婆,您有什么事儿吗?”张云青闻声抬起头,脸上挂着淡淡的笑容,目光柔和地望向钱老夫人,静静地等待着她接下来要说的话。

“你和唐文轩难道就打算一直这样下去吗?”钱老夫人冷不丁冒出这么一句话,让张云青有些发愣。

“呃......哪样呢?”张云青眨巴着大眼睛,一脸茫然地看着钱老夫人,显然对她突如其来的问题感到困惑不已。

“你们俩只是领了证,却不办婚礼?”

“哦,是啊。”张云青轻点了一下头,表示认同。

“你们真的不打算举办一场盛大的婚礼吗?”钱老夫人追问道。

“嗯......”张云青再次点点头,但这次的神情显得有些复杂。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