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书网

繁体版 简体版
摘书网 > 我在八零嫁糙汉 > 第四百八十二章 太过于冷静了

第四百八十二章 太过于冷静了

“我没事,我很好,”姜小米被贺文钊的紧张弄得哭笑不得。

“那你为什么要躺着?肯定是不舒服啊,是不是?”

“那是你因为你在这儿,”没有办法,姜小米只有实话实说,“我觉得我现在回房间回好一点儿。”

贺文钊的脸瞬间热了起来,“你是不是不喜欢我在这儿?”

“那也不是,就是有点儿不习惯,”两个人之间的怪异气氛让她不喜欢。

“那我走,你在这里坐着,”贺文钊局促地要走。

不过还没迈出门槛,就看到季风夫妻带着孩子来了。

“贺哥,你什么时候回来的?”季风惊喜万分,“我今天还问兰兰来着,她也不知道这事儿。”

谭月兰抱着孩子没给好脸色。

“这是怎么了?”季风没明白,可又不在意,“走,咱们哥俩好好聚聚,我请客。”

“季风,你给我进来,”谭月兰的声音从屋里传了出来。

季风乖乖进去了。

谭月兰耳提面命地吩咐,“别和那种人说话。”

“这是怎么了么,我就是好久没见到贺哥了,所以……”

“我让你不许和他说话,你听不懂啊?”谭月兰剜了他一眼,和姜小米说道,“不声不响出去四个月,说走就走,一句交代都没有,还算不算是个男人。”

“月兰,”姜小米没拦住谭月兰,轻声叹气,“这不怪他,这也是他的工作,不是他的错。”

“我可不管这些,我只知道工作再重要能有自己媳妇

儿重要?我……”

姜小米捂住谭月兰的嘴,不让她继续说下去,“进屋聊。”

两人进了屋,季风就喊和贺文钊进来,小声说道,“现在的女人啊,真是不能惹。我们俩之前差点闹翻,你猜兰兰是因为什么原因?”

“嗯?”

“她嫌弃我什么都不干,就依赖家里头,我就说你什么都干,不也是被小米嫌弃,你说女人怎么就这么麻烦呢,”季风说着说着就抱怨起来,“这样也不是,那样也不是,那到底什么是对的呢?”

“听媳妇儿的话,肯定没错,”贺文钊现在想起来,大概是上次自己让小黄装扮成女人在宿舍住了一个月那事儿给闹的,“凡事多商量,少说话,多做事。”

“你怎么和我爸说得一样一样的,”季风说道,“我爸也这么说,憋屈,真憋屈。”

贺文钊看向屋子,听到里面的笑声,心里无比的舒坦。

这样的场景,在外派的四个半月兰里出先无数次,今天才这么真实。

“我和你说话呢,”季风发现贺文钊心不在焉,“你看什么呢?”

“没什么,”贺文钊回神,“你刚才说了什么。”

“我……”

贺奶奶喊贺文钊吃饭,季风也就不多说什么了。

谭月兰的儿子现在正是最好玩的时候,饿了就在谭月兰的胸口拱着。

谭月兰也争气,奶水很足,“你猜哦我们家老太太最近又出什么幺蛾子了?”

“她又怎么了?”

“说是孩子该断

奶了,说我瘦,奶水没营养,让喂米糊糊,你说她脑子是不是有病?”

“和这种人计较干什么?你养你的孩子,她说她的话,无伤大雅。”

“可她是带着目的的,说是到了一周岁就送去托儿所,她来接送,我呢也自由了,想干什么干什么,啊呸,我现在就想自己养孩子,她倒好,恨不得我把孩子丢给她带。”

姜小米权当成笑话听了,“你别让季风答应就好,其他的,一切自己做主。”

“可不是么,”谭月兰道,“对了,贺工现在回来了,你什么打算?”

“没什么打算。”

“什么叫没什么打算啊?真要离啊?”谭月兰觉得可惜,“要不先不离……”

“不离会耽误他的。”

“他说过不离会耽误他么?没有吧?”谭月兰劝道,“我就不相信你心里已经没有他了。”

“心里有没有他,和离婚没关系。”

“姜小米,你可不可以不要这么冷静?”谭月兰看不下去,“他那么好的男人,郑妍想都想不来,你却要往外推。小心回后悔都来不及。”

“那你就等着看这我后悔吧,”姜小米笑着岔开话题,“我让我妈去港城给你带好东西,你猜猜是什么,那边的玩意儿,这边乃至省城都是买不到的。”

“这我怎么猜得到,”谭月兰见她不要谈论她的事情就不说了,“当初阿姨找叔叔做到港城,那找到叔叔没有?”

这件事情,姜小米一直没有

问。

一来爸爸这个字眼在她心中是不存在的,二来现在乔茉香和华昌过得这么好,她不想扫大家的兴。

“这不重要了,”姜小米说道,“就算找到了,也许已经不是妈妈心目中的丈夫,所以才选择嫁给叔叔。”

“那如果你爸爸来找你……”

“你今天的如果很多呀,季绍庭妈妈,”姜小米打趣道,“大年初一的,说点好听的,先告诉我你们家小季拿了多少压岁钱?”

“那可不少……”

两个人的话题才轻快起来。

日暮西山,季风叫谭月兰回季家吃晚饭。

“下次我来告诉你老太太给多少压岁钱,”谭月兰抱着刚睡醒的儿子起身要走。

离开房间前,又说道,“是姐妹,你就听我一句劝,像文钊这样的好男人真的很少了,不要轻易放手,给他给自己一个机会,毕竟像他这样无父无母人又能干的男人找不到了。”

“什么时候无父无母都成为好男人的标准了?”姜小米笑道,“你就成吧,有些话在我这里说说就好,千万不要在季风面前瞎说。”

这话的意思很明显就是说季风的父母或者就是不对的。

虽然对季风父母做法不甚苟同,但在伦理上,不能因为自己不喜欢就诅咒别人。

“那是季风的父母,是生他养他的人。”

“知道了,我不说就是了,”谭月兰想到要去季家,情绪便低落起来,“要是抱着我娃最嘴对嘴亲吻,我今晚就扇

她几个耳光,让她知道什么叫‘边界感’。”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