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书网

繁体版 简体版
摘书网 > 大宣武圣 > 第453章 干坤刀

第453章 干坤刀

第453章干坤刀

沧明短暂叹息之后,又看向陈牧,眼眸中忽的又闪烁起一丝光芒,这一丝光芒中又透着一点点的希冀,道:“陈峰主,老朽冒昧,还是想问一句,你……看到那条路了吗?”

以他的年纪,是不可能再有机会触及神境了,哪怕淬体武道一夜之间彻底完善,天地在一夜之间大变,他也一样没有机会,但他身为一代天人,距离神境只差一步,到此之时难免心中不甘,他甚至都不渴望能越过那个门槛,能看到那条路也是好的。

朝闻道,夕死可矣。

陈牧听罢沧明的话,看着沧明眼眸中那一丝希冀,又转而抬头看向更高处的天穹,道:“我尚不曾见,但我等世间武夫,皆行走于这条路上,路一直在,只是荆棘丛生,需历尽坎坷,前赴后继,开辟前行,终有一日能达尽头。”

通往神境的道路,其实他看到了,但他是依靠系统面板的呈现,单凭他自己的话,如今的确还差了一小步,不曾真正触摸到神境的门槛,因此这话也并非欺骗沧明。

在陈牧看来,恐怕要达到炼血圆满之境,才能真正看到通往神境的道路,而哪怕是对他这样的人物来说,倘若没有系统面板的辅佐,这一小步也绝对是不可逾越的天堑。

并不是他资质不够。

也不是他练武不够艰苦,不是他悟性有缺,而纯粹是这片天地的局限。

听到陈牧的话,沧明的眸光略微黯淡,但这也仅仅只是一瞬,下一刻他那双苍老的眼眸就重新恢复了神采,恢复了属于天人高手的气魄,慨然道:

“至人无己,圣人无名,既生不逢时,那便为后人而开前路罢!”

“待大荒再开,老朽将再入大荒,一探前路!”

陈牧听到沧明的话,听得出沧明语气中一丝一往无前的决然,一时间眼眸中也多出一丝敬重,冲着沧明说道:“有朝一日,前路必开。”

淬体武道正是诸如沧明这般,历代顶尖的武道强者,一步步开辟而来,虽说至此路断,也许再有数千年世间都难以一窥神境之路,但也当得他一分敬重。

他从不夜郎自大,向来有自知之明,若是没有系统面板,他最多也就是修炼到诸如沧明、亦或姬永照那样的层次,也会困顿于断路之上。

“不错,有朝一日,前路必开!”

沧明有些苍老的声音叙述了一遍陈牧的话语,继而放声大笑,笑声在万丈高天滚滚回荡,引起天穹好似水面一般,荡起一片片肉眼可见的涟漪。

如此笑了一阵,沧明终于收敛气机,随同陈牧一并回返,重归听潮崖上。

再次回返亭台后。

就见沧珺依然侍立在亭台旁边,但这次却是两手托起并张开,左手纤细如葱的五指之上,托着一团若有若无的清气,仿佛随时要升上天穹,消失不见。

而其右手则托着一枚湛蓝色的圆珠,圆珠看起来仅有婴儿拳头大小,但却好似极其沉重,哪怕是沧珺身具五脏境的修为,右手也明显有下沉的迹象,显得有几分吃力。

“祖师,陈前辈。”

沧珺见到沧明与陈牧从天穹之上归来,云雾为之分裂,显出一条小径,她立足于亭台旁,两手各托一物,向着两人恭敬一礼。

陈牧目光在沧珺两只手所托之物上各自掠过一眼,便已知晓这两物的根源。

沧明来到亭台边,冲着沧珺虚虚一招,沧珺手中的两物便凭空飞起,向着他飘了过去。

眼见两件天地灵物被沧明取走,沧珺也是长松了口气,明显轻松了些。

沧明右手虚托,将那一团无形清气,以及那一枚湛蓝色的圆珠,向着陈牧递了过来,并略有些惭愧的道:“此定海珠乃陈峰主早前预定之物,品质勉强能称上品,还算不错,至于这太清炁,应当也是陈峰主所需,老朽惭愧,仅多年前偶得一份下品。”

湛蓝色圆珠沉重无比,观之似有海潮之象,自是定海珠无疑,至于那一团清气,陈牧之前虽不曾见过,但他如今何等境界,自然也是能一眼看透其本质。

正是他要锻制干坤灵兵的最后一件缺失之物,属于乾天一相的‘太清炁’。

“这太清炁的确为我所需,不知沧明前辈需求何物?”

陈牧也并不推拒,将手探出,那一枚湛蓝色的定海珠便优先落入他的手中,触手便觉一沉,好似托起一片大海般沉重,其中坎水之力几乎浓郁到极致。

至于另一团太清炁,则虚无漂浮,若有若无,似随时都要消散开来。

“些许小物,不足为道。”

沧明摇摇头。

太清炁的价值也没有多高,仅仅只是罕见而已,更何况这一份太清炁仅不过下品,即使因其罕见,价值会比其他类型的灵物略微珍贵一些,但也比不上一枚上品的定海珠。

对于他这个层次的人物而言,一枚上品的定海珠,也就勉强算是能入眼的灵物,只是陈牧恰好需求,否则的话都不会太过重视。

“那在下便先谢过了。”

陈牧也不推辞,时至今日,一份下品的太清炁对他而言的确不算什么,想寻求中品乃至上品或许很难,但下品太清炁,他只要放出风去,总会有人主动送来。

短暂观察了一下那枚定海珠,虽称不上最上品,但也的确能归类到上品之列,再加上这一份太清炁,他寻觅多年所需要的八种锻制干坤灵兵的天地灵物,终于是凑齐了。

唰。

陈牧也不在意,此时便当着沧明的面,将手一翻,陆续将其他几件灵物取出,分别为玄黄石、神霄石、南明火、昆仑玉、风灵核、幽泽心等物,汇集八相。

“唔,短短些年,陈峰主已是全数凑齐了。”

沧明在一旁看着,眼眸中也闪过一丝讶异。

炼制干坤灵兵的八件灵物,任何一件都称不上稀世奇珍,尤其是下品的那些,价值更是普通,唯一比较难以搜集的,也就仅有对应坤地的玄黄石,以及对应乾天的太清炁了。

其中太清炁是最难寻觅的,算不上多珍贵,但却又恰好是炼制干坤灵兵不可缺失的一种,他也是凑巧在多年之前偶得一份,一直置于听潮崖的府库之中。

对如今的陈牧来说。

想要凑齐这八件灵物没有多难,再怎么时运不济,最多数年总能初步凑足,只不过在拿到定海珠和太清炁之前,陈牧竟已凑齐其他六种,且其中不乏上品,也不由得沧明不惊讶,心中更是暗道,的确是身具天命,命数所归。

“可惜品质参差不齐。”

陈牧听着沧明的话,看着身前漂浮的八件灵物,微微摇头说道。

沧明听罢,笑了笑道:“以陈峰主如今手段,除太清炁外,其余之物想要凑齐上品尽皆不难,恐怕不消数年就能得成。”

“暂且先用着罢。”

陈牧语气随意的说道。

炼制干坤灵兵的八件灵物中,的确是太清炁最罕见,而那位列大宣灵兵谱前十的‘人皇印’,也是在太清炁上有所欠缺,姬昊当年倾国之力,也不曾搜集到最上品的太清炁。

略微可惜的是,姬永照这位宣帝在外海谋夺他的躯壳,身上并不曾携带任何灵兵,更不曾将人皇印带在身上,否则的话正合让他取用,也就不必费心自己炼制。

不过这倒也无妨。

待之后他便去中州一趟,处理纷争,顺便取用就是。

“风动,火起,雷击,水静。”

此时陈牧手中虚托八件灵物,口中淡然念叨道音,但见那漂浮的八件灵物,便一一泛起一束束灵光,霎时间风起呼啸,离火交燃,惊雷阵阵!

这动静令守着听潮崖宗门大阵的一位换血境太上为之一惊,险些就要调动宗门大阵,但很快就察觉到并非听潮崖顶发生什么争斗,又赶紧按捺下去。

嗡!!

此时的听潮崖顶,亭台旁边,就见南明火剧烈燃烧,散发出炽烈气息,风灵核在一旁嗡鸣不断,风吹而火生,期间更有雷光阵阵,云雾缭绕。

对如今的陈牧来说,他参悟干坤之道早已抵达一个极其浑厚的境界,哪怕他对炼制灵兵并不十分熟悉,但凭借对干坤之道的了解,凑足材料,他也能自行炼制灵兵。

甚至。

更明确的说,干坤灵兵,本来也是需要修炼干坤之道的人物亲手炼制,其中干坤八相的平衡与轮转,皆是需要通晓干坤之道,方才能够定下。

沧明就站在一旁,看着陈牧随手就开始炼制干坤灵兵,倒也并不惊讶,对陈牧如今的境界来说,以这些材料炼制一件灵兵,不过是信手小道而已。

倒是不远处的沧珺,在一旁看着陈牧的炼制,感受到天地之力的汹涌变化,一时间承受了不小的压力,只觉得呼吸都有些困难,不自觉的就要往后退开。

不过。

就在这时,沧明随意一挥衣袖,那令她有些压抑窒息的压迫就消失不见。

“炼制干坤灵兵,亦是干坤之道的展现,珺儿你修行我潮汐之道,参悟动静之妙,观摩干坤轮转,对你也有好处,好好参悟,莫要错过机会。”

沧明冲着沧珺说道。

陈牧既然在这里便随手开始炼制灵兵,那自然是不介意其他人观摩干坤轮转之妙的,甚至这本身就是指点沧珺的一种方式,也算是对沧明赠予太清炁的回应。

“是。”

沧珺听罢沧明的话,恭敬应声,知道能让陈牧演化干坤之道,对她而言乃是不可多得的机缘,当即站在一旁目不转睛的观摩起来,仔细体悟其中变化。

陈牧对其他事情都并不在意,此时只分出一部分心念,放在干坤灵兵的炼制之中,不断的引导八件灵物彼此勾连交汇,以形成轮转之平衡。

“灵物层次不一,炼制出来的确会影响最终品质,不过总归是合用就好。”

感受着那参差不齐的各种灵力变幻交汇,陈牧心中也是微微摇头,好在干坤八相轮转,纵然品质各不相同,一样能够通过调节来达成平衡,这也是干坤的玄妙之一。

换成其他类型的灵兵炼制,主材料基本都需要同一品质,或者同一类型,否则的话强行杂糅在一起,必然是无法连接贯通的,只有干坤灵兵能够轮转自如。

炼制干坤灵兵的过程极快。

若换成是寻常的炼器宗师,亦或者是一位干坤宗师,要炼制一件干坤灵兵,不需要九九八十一天,也得是七七四十九天,但在陈牧这里,不过短短两日功夫,八件灵物的内里便几乎都已彼此相连,交融在一起。

只见虚空之中,一团晦暗不明的云团漂浮,其中杂糅着干坤八相之光,彼此汇集在一起,隐约似要形成一片杂乱无章的混元气机,但却又从混元之中透着有序。

“差不多了。”

陈牧感知着其中的变化,在心中默念一声,继而便意念一动。

刹那之间。

状若混元的那一团云气中,陡然透出一片片光华,继而整个云团开始内敛收缩,不断的向内塌陷,最终渐渐形成了一柄刀的模样,最后彻底固化成型!

陈牧早年初次习武,便是以刀为兵,一路行来也是刀最为顺手,炼制干坤灵兵对如今的他来说可谓信手拈来,也能随意塑造其形,最终便是决定化作刀形。

嗡!!!

一束仿若七彩霞光般的光芒闪烁,继而所有的光芒逐渐褪去,显露出一柄十分朴素的刀,柄长八寸,刀身则长三尺六寸,内里隐约有着干坤之力流转。

一柄干坤刀!

伴随着陈牧将手一伸,这件终于凝练成型的灵兵,便飘然落入到他的手中。

伸手一握,便觉得整把长刀如臂指使,那种融会贯通的感觉,远非他之前用的所有灵兵能够比拟,唯有这干坤灵兵,方才最是契合于他。

“成了。”

陈牧随手挥动一下刀锋。

但见一缕刀光破空而出,割裂听潮崖顶的云海,一直破空飞出数百丈之外,在尽头之处崩裂,将虚空撕裂出一道漆黑的裂痕,一刹那间令附近天地一片动荡。

虽品质称不上高,但终究是契合他武道的干坤灵兵,能以此来凝练更为浑厚的天地之力,挥出的攻杀手段,在威力上也能提升些许。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