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书网

繁体版 简体版
摘书网 > 狂龙出狱 > 第396章 指引道路

第396章 指引道路

因为靠近湖泊,附近可能会有野生动物过来,所以夜间由小田老师和源临竹轮流守夜。

源临竹始终是带着一份愧疚的,虽然他知道,家族是不打算放过在这里的所有人,可毕竟这一切都是因他而起,自己也当然要多做一些。

因为手机里的时间被冻结了,也没有半点信号,所以守夜的时间完全靠体感,小田好美其实也想着,要不自己通宵不睡,让孩子们好好休息,可到了半夜,她的眼皮子实在是撑不住了,白雾萦绕在四周,就像是在清唱着摇篮曲的微风,在催着小田好美入睡。

最终,她的眼皮子也终于撑不住了,轻轻摇醒旁边酣睡着的源临竹,替换了守夜。

源临竹半夜被喊起来,虽然分不清时间,可是却并没有觉得困倦,他刚刚做了一个梦,梦到白雾开始变得有实质一样,凝聚成一条线,慢慢地往前探。

白雾是在诱导他跟着,白雾缓慢前行,离开了湖泊,走一条下山的路径,最终在山下,他看到了一个村子,那被白雾包围的村子,村民们在夜间熟睡,源临竹走过瓦屋和木屋之间,聆听寂静的夜色和村民们的鼾声。

他感觉身后有人喊自己,一醒来,就看到小田好美,两人不用说话,源临竹被摇醒竟然没有从睡梦中清醒的模糊感,而是直接就回到了现实。

搞的他还以为两边都是现实。

小田好美用包枕着头,也熟睡了过去,看样子她确实很困。

怀有愧疚感的不只是源临竹,小田好美也同样觉得后悔,她原本可以做的更多的,甚至是在服务区,就可以带着孩子们离开,可她的犹豫导致了这一切,这让她非常过意不去。

作为老师,却保护不了学生,这件事一直根植在她的脑海里。

源临竹微微叹着气,所有人都不容易啊。

大家围绕成一个圈,围绕着火堆睡觉,只不过这半夜的火堆已经小了很多,旁边存放的用来续火的木柴也见底了,源临竹把最后一块从木屋那里拿回来的木板丢入准备熄灭的焰火之中,火焰逐渐吞噬新盖上来的木板,火又升腾了起来。

林子异常安静,湖泊也一样安静,之前还有阵阵微风吹拂,可现在湖水死一般平静,只不过比之前明亮了许多,源临竹才发现,月亮出来了。

被阴云包裹着的月亮像是拨开了蛋壳的鸡蛋一样,把白嫩的光芒展露了出来,皎洁温和,倒影在湖面上,四周的光线明亮了许多。

很安静,但是一点也不困倦也不无聊。

源临竹明明是半夜被摇醒,可却一点困倦的感觉都没有,他四处张望,四周也没有什么动静,看来动物们也是在休息。

坐久了,源临竹又想起来走走,他拍拍脚上的泥土,在不远离的情况下随意走动,白雾悄然升起,轻轻跟在源临竹的身后。

“嗯?”

源临竹的瞳孔剧烈收缩,因为他看到了,四周萦绕的白雾开始扭曲盘旋,最终形成了一条丝带,丝带正在往前飘,悬浮在不远处。

跟梦里一样……

源临竹四下查看,发现四周的白雾真的消散了,全部凝聚在一起,和梦中一样正在为自己指路。

他咽了咽口水,正在犹豫要不要把正在睡着的几人摇醒。

可突然,眼角的余光中闪过了一道身影。

那不是错觉,在寂静的林子里,那身影冲入了黑暗的林子中,似乎踩到了很多的落叶还折断了很多的树枝。

“啊……”

源临竹清晰地听到,那人呻吟了一声,随后就是急促的奔跑声。

是女声。

“喂!我不是敌人!我们是落难者!我们遇到困难!”

源临竹吼了一声。

可没有人回话,声音也越来越远,那白雾依然像是一条飘带一样,悬浮在空中,像是路标一样指着路。

源临竹不能这个时候离开,可他也知道,这个机会可能是唯一的拯救大家的机会,他回到火堆,直接把橘博给摇醒,“橘博!我现在要去一个地方,你们先不用跟来,如果我回不来的话你就把我的食物分给其他人,实在不行的话就想办法跟家族联系……就谎称我死了……如果我找到了人类的活动区域,我会回来这里的。”

源临竹急忙吩咐,事情的严重性让橘博也从起床气中缓过神来,他站起来想和源临竹讨论,可源临竹已经站了起来,冲入了那白色雾气指引的林间。

身后发生了什么源临竹也不知道了,他顺着雾气指引的方向奔跑起来,地上果然有人类移动的痕迹,上面的落叶都被踩出了痕迹,而且源临竹还发现,一些树枝正在冒着树脂,这就表明这些树枝是刚刚被折断下来的,应该是那人跑的时候撞到树枝了。

这里果然有人活动的痕迹。

那木屋虽然已经已经破旧,但是能够在这里建一个屋子,说明附近一定有人类生存的地方。

雾气像是蛇一样在林间扭曲,但是白雾升腾的地方确实没有阻碍,一路上走的很通顺,他低下头去看,地上的脚印还在延伸。

连白雾都在帮他找人?

这是巧合吗?

不管了。

源临竹继续在林间奔跑,头上似乎被树枝的分叉刮到了,在跑步的时候似乎也踩到了一些小动物,反正应该踩到了一条蛇,不过它又扭动着肋骨钻进草丛了。

白雾还在延伸,源临竹已经跑了许久,白雾指引的路都是平坦好走的路……不对,把思路反转过来。

这是因为这条路是通往其他路的,甚至可能是修建木屋的人或者山里的住民走的路,所以地上没有那么磕绊。

应该是这样。

源临竹对自己的推测没有什么质疑的地方,这里的路应该是被人踩出来的,只是这附近实在太黑了,树枝也开始变低了,源临竹这个小孩子的身高都会被折到。

慢慢的,源临竹自己都没有信心了,这白雾,真的是在给自己引路吗?

为什么越走越黑?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