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书网

繁体版 简体版
摘书网 > 灯花笑 > 第253章 番外二:(风姝)落叶逐风轻(上)

第253章 番外二:(风姝)落叶逐风轻(上)

第253章番外二:(风姝)落叶逐风轻(上)

金风细细,叶叶梧桐坠。

盛京一到秋日,夜里骤雨如愁,一夜过去,殿帅府院中梧桐叶落了一地。

早起段小宴起来喂栀子,前脚才把落叶扫走,后脚一阵风来,惊落半树梧桐。

萧逐风才到殿帅府,还未进门,头顶一片落叶飘飘摇摇落下来,正落在他肩头。

他脚步一停,伸手将落叶从肩头拿了下来。

是片完整梧桐叶,青绿色彩已变成漂亮的金黄,秋日清晨显出一点鲜明暖意。

他拿着落叶进了门。

殿帅府中,几个禁卫正凑在一起闲话吃早食,见他来了,连忙噤声让开,神色变得严肃起来。

和裴云暎不同,裴云暎不管私下如何,平日里总是爱笑,又开得起玩笑,哪里都讨人喜欢,殿帅府的禁卫们爱同裴云暎说话。他却不一样,素来冷面寡言,禁卫们瞧了他,多少有些忌惮。

他习以为常。

待回到屋子,桌案上难得没有堆积如山的公文。“秋狩”将近,裴云暎整日整日忙在演武场上,他却闲暇下来——裴云暎去苏南的那半年,都是他处理殿前司的所有事宜。

难得空闲,他也不会去给自己找事。毕竟裴云暎新婚不久,太过空闲,总会令独在情海沉浮之人心生妒忌。

萧逐风在窗前坐了下来,拿起桌角一本诗集,把刚才捡的金黄落叶夹进书中。

书页之中,已然夹了不少落叶,原本就厚的诗集越发钝重,像藏着不少秋日的秘密。

段小宴曾不小心翻到过这诗集,瞧见里头夹杂的枯叶大为震惊,忍不住问他:“哥,你这是什么癖好,在书里夹这么多叶子?”

盛京文人雅士或有此风雅行径,但他只是个武夫,并非雅客,这行为多少有些违和。

萧逐风转头看向窗外。

深院无人,梧桐早凋,瑟瑟西风吹得外头空枝乱拂。

他喜欢收集落叶。

是因为他曾收到过一片落叶。

一片写满了少女心事、字痕清秀的落叶。

……

萧逐风是个孤儿。

有妇人浣洗衣裳的时候在河边发现他,发现他时,他浑身上下只裹了件破衣,没留下一点信物。妇人将他送到慈幼局,他从小在慈幼局长大。

慈幼局收养所有盛京被弃养的孤儿,这些孩子到了年纪就会离开慈幼局自谋生路,亦或是得了造化,被人收养。他在慈幼局长到五岁,连名字都没有。

有一日,一个男人过来慈幼局挑人,男人眼角有一道狰狞伤疤,目光似鹰隼锐利阴鸷,目光掠过慈幼局众孤儿时,小孩都为这凶光所慑,唯有他不避不躲,默默地对视回去。

男人有些意外,随后大手一指,给了慈幼局十两银子,就将他带走。

回去后,男人问他名字,他摇头。

慈幼局的孤儿,有记得名字的就叫名字,而他出生起便不知父母,是以也不知自己姓名。

对方看着他,过了许久,冷声道:“萧萧泪独零,落叶逐风轻。既然你没有名字,今后就叫萧逐风吧。”

萧逐风。

他喜欢这个名字,有一种秋草同死、叶叶离愁之感。

带走他的人叫严胥,后来就成了他的老师。

严胥教他认字读书,也教他武艺。严胥在枢密院做官,却又私下里追查旧案,他手下收养了一帮孤儿,这些孤儿替严胥做事,身后无牵无挂,纵然死了,也无人在意,宛如凋零秋草。

萧逐风是严胥手下这批孤儿里,最出色的一个。

他不喜欢说话,总是沉默呆在一边,发起狠来时又比谁都不管不顾,这样的人,最适合做死士。他十二岁时,就能单独出任务,严胥将他当作心腹培养。

萧逐风十六岁时,接到一个任务。

这任务与过去不同,不需要杀人,也无需冒险,是去昭宁公府保护一个人。

那个人叫裴云姝。

后来萧逐风知晓,他的老师严胥年轻时曾有过一位心上人,后来心上人另嫁他人,却早早香消玉殒。只余一双儿女,那个儿子不久前离开盛京远赴外乡,严胥要他想法乔装进入昭宁公府,暗中保护那位夫人的女儿,裴府的小姐裴云姝。

萧逐风于是进了裴府。

他乔装易容,换成一张平平无奇、让人看一眼就绝不会再想起的脸,花了很多力气,终于成了裴云姝院子里的护卫。

他见到了裴云姝。

十八岁的裴云姝养在深闺,看起来和所有高门大户的千金小姐一般,乏味、沉闷、温婉,若要说特别的,就是性子很好,从不苛待下人,甚至被人欺负时,都不会还嘴。

裴云姝在昭宁公府的日子并不好。

即便她贵为裴家嫡女,然而裴棣在昭宁公夫人故去一年后迎娶新人,主母江婉面慈辛苦,妾室梅氏亦不是省油灯,裴棣更凉薄无心,裴云姝在裴府里,虽不缺吃穿,处境却很艰难。

萧逐风自幼在慈幼局长大,后来又跟着严胥奔走,远比旁人更会看人眼色,眼见裴云姝在裴府中过得如此日子,心中感慨。

原以为富贵人家的千金小姐,不必仰人鼻息,原来无论何时无论何处,困境总会存在。

不过,裴云姝自己倒很通透。

除了会在弟弟的事情上操心,大部分时候,她都是平静而坦然的。江婉的绵里藏针,她假意听不见,妾室的挑拨离间,她四两拨千斤化开,就连亲生父亲的冷漠凉薄,她看过,也并不放在心上。

她活得很认真,很用力,像是为了要等某个人回来,不给对方拖后腿,所以竭力在自己力所能及的范围内做到最好。

有一次,梅姨娘和新主母院中的嬷嬷不知发生何事吵架,裴云姝从旁经过,争执途中,食篮中滚烫甜汤就要泼在裴云姝脸上,萧逐风飞身上前,替裴云姝挡掉滚烫汤水。

他来裴府的目的就是为了暗中保护裴云姝。

后来裴棣的人来了,将此事化解。萧逐风回到院子,继续守着院门,未料傍晚时分,有人找了过来。

“我找了你好久。”裴云姝道,“总算找到了。”

萧逐风吓了一跳,差点下意识抚上自己的脸,以为人皮面具暴露了。

“你不是受伤了吗?”女子伸手,把一瓶药塞到他手中,“方才我都看到了,汤水烫得很,你手臂恐怕受伤了,应该很疼,也许会留疤。这药很好用,你记得擦。”

“刚才,多谢你了。”

她笑着冲他颔首道谢,提裙走了。

萧逐风看着手中的药瓶,抿了抿唇。

他受过很多次伤了,那点烫伤根本不算什么。从前受过伤后,也不会有人来问询关切,更不会在意疼不疼。老师总是告诉他们要坚强,怕疼的人无法走向以后。

只有这样养在深闺的女儿家才会在意留不留疤。

他心中嗤之以鼻,但或许这是第一次有人送他伤药,于是留了下来。

裴云姝十八岁了,盛京这个年纪的小姐,有的已经开始议亲。

听说裴棣也开始为裴云姝挑选合适的人家。

院子里的梧桐树叶子黄了,裴云姝叫婢女捡了许多,在上面效仿文人墨客写字,写完靠着小楼洒下来,又自己捉裙下去捡。

有一日少了片叶子怎么找都找不到,后来想着上头既无落款也就作罢。

再后来,萧逐风夜里行过院中时,在院墙高处找到了那片叶子,应当是裴云姝洒落时不小心飘到院墙上了,恰好被挡住。

他低头,见梧叶上写着行行娟秀小字:

拭翠敛双蛾,为郁心中事。搦管下庭除,书就相思字……

此字不书石,此字不书纸。书向秋叶上,愿随秋风起……

天下有心人,尽解相思死。天下负心人,不识相思意……

有心与负心,不知落何地……

他不通诗词,于是翻遍典籍,才知这典来自前朝一位尚书,于寺中倚靠时,忽有桐叶翩然坠于怀中,捡起来一看,上头正写此诗。尚书将此叶收藏,后来多年后娶妻,原来妻子就是题诗者。

或许裴云姝是因为亲事,想到将来,故意书此桐叶。

他应当把这片叶子扔掉,但鬼使神差的,他捡起了那片叶子,夹在了书里。

枢密院有新任务,他要出远门一趟,裴家的差事交给了另一个人,他离开时是一个夜里,走得匆匆,甚至没来得及看对方一眼,等再回到盛京时,裴云姝已经出嫁了。

她嫁到了文郡王府。

一向对所有事寡言沉默的萧逐风,第一次对严胥问了与任务不相干的一句话,他问:“老师为何不阻拦?”

文郡王穆晟是什么样的人,盛京皆知,裴云姝嫁给那种人,能是什么好归宿。

“你怎么知道我没有拦过。”严胥冷冷回答,眼角疤痕火光下刺眼。

原来一开始,裴棣是要裴云姝进宫的。

裴云暎也知道此事,所以拼命去找当初昭宁公夫人母族留下的证据试图与裴棣做交易。

但不知裴棣与裴云姝说了什么,其实想想也知道,能威胁裴云姝的只有裴云暎,总之,裴云姝接受了安排,她没有进宫,或许裴棣也考虑到被激怒的裴云暎可能做出两败俱伤之事,最终退而求其次,将裴云姝嫁进了文郡王府。

她就这样,嫁了人。

那个在桐叶上写下“天下有心人,尽解相思死。天下负心人,不识相思意,有心与负心,不知落何地”曾对情爱有过期待的女子,就这样嫁给了一个不怎么样的郡王。

萧逐风打开诗集,看到夹着的那片桐叶时,心中窒息得发闷。

裴云暎回到了盛京,他二人从互相看不顺眼到最后勉强合作,再到成为彼此依靠的搭档。他总是旁敲侧击从裴云暎嘴里打听裴云姝近况如何,她瘦了、她病了、她在文郡王府是否受过委屈。

裴云暎是个人精,人情世故颇为练达,轻易而举就从蛛丝马迹中窥出痕迹,何况他隐藏得并不高明。

“你喜欢我姐姐?”

“不是。”

“不是你绕这么远给她买荔枝?”

“顺路。”

“萧二,你怎么不早点出手?”

他沉默。

他其实不是在昭宁公府的那些日子喜欢上裴云姝的,纵然那时候他天天看见她,也只当她是自己要保护的任务对象而已。

反倒是在她嫁人后,时时担忧,放心不下,陷得越深,适才惊觉,原来这是动心的意思。

他喜欢的人已罗敷有夫,他只能暗中护着、看着,如当年在昭宁公府一般。

裴云暎总问他,裴云姝既已和离,为何不向她表明心意。他每次都沉默,避而不谈这个问题。

含着金汤匙出生的天之骄子,并不知慈幼局是什么地方。他没有父母、没有亲人,跟着严胥,或许有朝一日就会死在敌人暗箭之下,连自己都不确定未来之人,怎么能给别人未来?

不可为一己之私放任私欲。

窗外秋风阵阵,吹得窗户轻微作响。有禁卫从门外进来,道:“副使,新兵编修籍册送来,大人叫您去演武场一趟。”

他放下诗集收回桌屉,起身出了屋。

正是秋日,盛京街头人来人往,他没有骑马,顺着街道走,行至一处巷口时,忽然听得一个熟悉的声音。

“穆晟,你不要太过分了!”

萧逐风脚步一停,猛地往巷中看去。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