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书网

繁体版 简体版
摘书网 > 我有一尊两界鼎 > 032 线索

032 线索

“这——”听了梁恩的分析之后,族长被敌人突袭村镇的这种可怕的可能性吓到了,但他很快就恢复了过来并向梁恩解释到。

“你说的这种可能性的确有,但是我们山鬼一族的所在地往往会有着精妙的防御设施,虽然在操作者不足的情况下这个防御可能没那么灵活,但也足够撑到援军返回了。”

“是的,族长阁下,您说的没错。但您有没有想过这些防御在敌人知晓具体情况的前提下撑不到你们返回呢?”梁恩微微点了点头,然后说道。

“或者更糟,敌人选择在一个适合伏击的城镇围点打援,将原本散落的山鬼们吸引到少数的村镇外,然后围攻呢——”

“梁公子,你到底要说什么?”听梁恩说的话好像越来越偏离主题后,田总旗打断了他的话,“这和今天的事情有关系么?”

“有。”梁恩点了点头:“田总旗,你们有没有发现最近一年这附近各种鬼神之事要比往年明显多了不少么?”

“有么?”田总旗一脸茫然,他印象中的确没有出现梁恩所说的情况,甚至在他的记忆中最近一年工作还轻松了一些。

但是他身边的那位叫做王十七的郎中被这么一说后皱起了眉头,看上去若有所思。

“王十七,你想到了什么赶紧说!”意识到自己队伍中有人知道些什么后,田总旗立刻转过脸对那位一身青衣皮甲。腰带上挂着一圈小容器的年轻人问道。

“是这样,这一年城里面的确没什么变化,甚至少了一些。但周围村庄和山野中各种事情是多了不少,只不过多出的绝大部分事情属于几个拿草叉的农民就能解决的小事。”

“因为这些事情的确涉及到一些魑魅魍魉,因此不少人受到的伤害需要修行者或者一些灵药才能解决。”

“我之前去医神庙拜祭的时候听那些郎中们说过这类事情,只是当时没注意罢了,但现在梁公子提醒后,我才意识到最近一年这类事情的确增多了。”

“嘶——”田总旗倒吸了一口冷气,他之前只管县城里或者县城周边的紧急事务,因此是真的没有发现这方面的变化。

来之前他们只是担心这件事被有心人拿来挑拨人类和山鬼之间的关系,进而诱发大规模的种族冲突,但现在看来实际情况比那还要复杂得多。

梁恩则露出了一个果然如此的表情,他开始觉得不对是之前听说书人讲故事的时候听说了好几次山神,土地甚至是井神更换的消息。

开始的时候,梁恩只是把这些东西当做故事来听,但是当他和望虞河河神黄永年成为朋友之后听到这类故事时就免不了多留个心眼了,毕竟他的朋友差点就成了故事的主人公。

结果他惊讶的发现这些故事居然全都发生在短短几个月的时间内。

开始,梁恩以为这个时间只是说书人讲故事的时候一种常见的开头,就像很多故事一开始就是“很久很久以前”一样。

但后来认真询问了说书人并向来来往往的那些客商打听之后,梁恩发现这并不是一种戏剧化的加工,而是真实的记录。

也就是说最近一年左右,这片方圆不超过200里的范围内有近十位神灵被更换了,只不过因为这些神灵都是类似于村土地或者是井神这类小神,因此并没有引人关注。

虽然一说到神灵的更替、消失很多人就会直接想到类似于诸神的黄昏这样的大场面,但是对于这个世界的华夏来说并不是不可思议的故事。

主要是因为这个世界野外各种山精野鬼的数量实在是太多了,而那些最低等级的神灵就顶在与妖魔鬼怪对抗的第一线。

毫无疑问,有组织的,资源更充沛的神灵一方在面对这些妖魔鬼怪的时候有着极大的优势,但是这并不代表他们每次都能够取得胜利。

无论是过于强大的敌人,还是早有预谋的突袭都会导致某些不幸的神灵陨落。好在神灵体系足以弥补这些损失。

所以对于这里的人而言,神灵陨落并不是什么天方夜谭,可能会有少数人怀念已经陨落的神灵,但是大部分人会很快的接受这样的变化。

因此这个片土地上神灵的更替并没有走入人们的视线中:当地的村民们只会以为是自己的运气不好,而来来往往的商旅只会把这件事情当做一个故事听。

同时他们并不会走遍整个区域,所以无法意识到周围神灵更替的频率出现了变化。

至于那些在酒楼工作的人和说书人的确会接收到那么多的信息,但是他们顶多只会把这些东西当做谈资,并不会深思里面的问题。

只有梁恩因为朋友遇到类似的缘故才会在这方面上心,最后得出这样一个看上去令人不寒而栗的结论。

“田总旗,这是真的吗?”

当梁恩说完自己的发现之后,山鬼族长一脸惊讶的看着坐在自己对面的田总旗。

“我也不确定。”此时田总旗的脸色看上去极为严肃,“但我想梁公子应该说的没错,因为他说的那些神灵中,其中有两位神灵的敕封令还是我们伍的人带过去的。

说到这里,他转脸看向了梁恩。

“这些信息实在是太重要了,你之前在衙门里面为什么没说这些?”

“你们也没问啊。”梁恩无奈的摇了摇头,然后理直气壮的说道。“你们没问我怎么敢说这些?”

“这——”

对于梁恩的回答田总旗也不知道该怎么说了,毕竟这个年代普通人面对官员时都是问啥说啥,基本上没有主动说什么的。

“我想我们必须要赶紧回去禀报县尊这件事情了。”冷场了几秒后,田总旗立刻做出了决定。“现在就走。”

“有这么严重吗?”队伍里的王郎中站起身有些不解的问道。

“严重,非常严重。”田总旗向族长抱拳告辞后一边向码头走一边说道,“现在的局势比我们之前预料的严峻的多,我们必须要尽快把这个消息上报给县令才行。”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