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书网

繁体版 简体版
摘书网 > 火葬场女工日记 > 第1818章 茶房

第1818章 茶房

唐曼看着左思源说。

“左右倾,是团长的左膀右臂,难道还不能团长说话?你也真是没拿我当回事儿。”

唐曼这话虽然是笑着说,但是带着刀,带着刃出来的。

“我安排。”

“这还需要安排吗?”

左思源沉默了良久。

“你想查吉商吉顺是吧?”

“对,我不想为难你。”

“你想达到什么程度?”

“按律来呀!”

左思源沉默了良久。

“给我点时间,两天。”

“好。”

唐曼起身离开,直接了开了鬼市,唐曼去老恩那儿。

中午和老恩吃饭,说了事情。

“这个左倾是不是有意这样做的,也不好讲,所以你得小心。”

“我知道了。”

闲聊,说了一些关于古董的话题,吃过饭,唐曼往宅子走,快到宅子的时候,一个人从对面走过来,唐曼最初也没有在意,这个人离唐曼四五米的时候站住了。

唐曼也站住了,这个盯着她看。

“是唐曼吧?”

唐曼紧张了一下,这个人五十多岁,看着优雅的一个人,但是唐曼紧张,看人无法从外表看出来什么。

“我是。”

“我是吉顺。”

看来左倾是和吉商的吉顺说了事情了,这个吉顺找来了。

“您不用紧张,只是聊聊。”

“我不认识你,最好离我远点。”

“好,我马上走。”

这个人转身就走,他大概是清楚的,西营人的可怕,只是一瞬间,就可能让你倒在地上,永远的起不来。

唐曼回宅子,纳兰妮萱,过了几分钟,也进来了。

“你……”

“我一直跟着姐姐。”

“我说不用。”

“姐姐,现在你并不安全。”

“那个人是吉商的吉顺吗?”“是,九商我都见过。”

“噢。”

坐下喝茶,唐曼说了见到左思源的事情。

“姐姐,这么一分析,有两点,左思源和吉商合作了,另一点不是,茶确实是供应不上了,就用特品还顶替,新团长是什么人不知道,能不能喝出来,也不知道,如果从这点上来分析,那新团长应该是喝不出来的。”

“这两点,那个面儿更大一些呢?”

“姐姐,两天的时间,一个你和吉商吉见个面儿,有事情,总是要谈的,另外,就是等着左思源给你的解释。”

“好,那吉商吉顺怎么联系?”

“我来办,问一下就知道了。”

唐曼回房间休息了半个小时。

下午起来,看书,外面又下雪了,十一月的东北已经很冷了。

纳兰妮萱回来了,告诉了吉商吉顺的电话。

唐曼要和吉商吉顺聊聊。

唐曼给吉顺打了电话,晚上约到角楼。

打完电话,唐曼就出去了,到河边坐着,纳兰妮萱跟着唐曼,让唐曼感觉不到她的存在。

东北的十一月寒冷,坐了半个小时,唐曼去了角楼。

那个吉商的吉顺来了,坐在那儿。

他看到唐曼,只是点了一下头,并没有站起来。

唐曼过去坐下,点菜,上酒。

“吉老板,这是第二次见面了。”

“嗯,是,你想找我聊聊,我也想找你聊聊。”

“嗯,直来直去的,你和唐人怎么回事?”

“我和唐人有过节,在生意了,当年唐人差点让吉商毁掉,我当时也说了,君子报仇,十年不晚,我终于是等到了今天了,有仇不报非君子。”吉顺笑起来。

唐曼最初只是想,唐吉商的吉顺不再找唐人的麻烦,一切就过去了,但是听吉商吉顺的话,肯定是不会放过唐人了。

“唐人是我哥。”唐曼说。

“我知道,当然了,我也知道你是右倾,我也知道,西营的一个人在保护你。”

“噢,那你觉得你有多大的胜算呢?”

“百分之九十。”

唐曼笑了一下,心里也是“咯噔”一下,这孙子,恐怕势力不小,八商,只剩下吉商,就能说明这一点。

“我先来一步,那供茶,特口冒充无品,内律是治不了你,可是外律是能治得了你的,冒充定为制假,入鬼牢六年。”

“右倾果然是对律法熟悉,至于我怎么摆脱,我不会和你讲的,我不害怕。”这个吉商吉顺很牛的样子。

“嗯,我会让你害怕的,本是想着,让你和唐人的的事情过去,大家相安玩事,我也不过问这件事情,可是你不想放手,那我也没办法了。”

“可以试一下,上任的团长怎么死的,你虽然不清楚,但是我可以告诉你,因为我。”

唐曼笑了一下说:“这到是让我意外了。”

这是针尖对麦芒了,谁先扎破谁,都不好说了。

吃过饭,唐曼直接进鬼市,进宫,找左思源。

“左倾……”

唐曼说了吉商吉顺的话。

左思源竟然冒出了汗。

“你不会和吉商的吉顺穿了一条裤子吧?”

唐曼问。

“你不要这么讲话。”

“我见团长。”

左思源想了半天,站起来。

“你等着。”

唐曼等了有半个小时了,左思源才回来。

“我带你过去。”

左思源带唐曼到了宫里后面的一个院子,进一个房间,说是房间,那就是大殿。

进去。

“就站在这儿吧,我出去。”

左思源出去,唐曼着着,一会儿,听到了声音,依然是空空的。

“右倾,你何事,这么着急?”

唐曼说了吉商吉顺的话。

“噢,这是小事,什么茶并不重要。”

“律法这是制假之罪。”

“像吉商这样的大商,鬼市还是需要这样的人,所以有一些事情就不能常规去做,鬼市也是需要发展的,也是需要这么一个人。”

唐曼没有料到会是这样。

“那我就不想再多讲了。”

唐曼转身就走,出来,回宅子。

这团长是什么意思?

这团长为这个人说话,又是什么意思?两个人的关系是什么关系?

唐曼也是实在想不明白了。

第二天,唐曼去唐色。

“哥……”唐曼说事情。

“既然管不了,就算了,也没有什么,吉顺就是想抢我的生意,里外的都抢,我也就顺了他的意,反正赚的钱,够三辈人花了。”

“不会伤到你的人吧?”

“那吉顺还没有这个胆子,你放心吧,这也正好,让我放下了很多的事情,以后我也不用总呆在这唐色了。”

“我就奇怪了,你总是在唐色呆着,很少出去,为了生意?”

“你看着我闲着,除了画画,就是看电视剧,那是我在想事情,每天不断的事情,生意多,自然也是要安排好一切,商场就是一个战场,这回我可以放松了。”

“人没事就好,哥,那我回去了。”

“你不用担心,哥人没事,钱依然有很多,用就找我。”

唐曼点头,回宅子,就这事,也许是一件好事,一切都是最好的安排。

唐曼也不再问这件事情,关心的就是变律。

唐曼每三天去一次鬼市,呆上一天,看变市,变律的情况。

一直到春天来了,唐曼确定,变律没有问题了。

春天来了,唐曼找团长,说下九层的事情,没有料到……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